在貧富懸殊巨大的菲律賓,政府依靠PhilHealth與社會資本合作,有效提高了貧困人口的醫療保障力度。

提及菲律賓醫改,最大的困難應該是貧困人口與醫療費用之間的矛盾,統計顯示,由於維持在30% 左右的高失業率,目前菲律賓的貧困人口指數為20.9%,每100 名公民中,就有24 個貧困戶。貧困人口大多分佈在北三寶顏省(64.6%貧困率)、馬京達瑙省(60.4%貧困率)、棉蘭老島(50.2% 貧困率)等7 個省份。

貧困戶月收入在10000比索左右(約合7500 元新台幣),意味著他們沒有足夠的資金來滿足其基本的食品和非食品需求(交通、衣服、住房、教育),更加無力去大城市醫院或私立醫院看病。要知道,菲律賓的專業衛生人才有70%集中在私立醫療機構。

在這種情況下,收入低端人群不得不在基層的醫療衛生站(診所)就醫並偏向於傳統醫療方法,如土法(菲律賓傳統按摩)、Albularyo(菲律賓民間醫士),以及信仰治療師。儘管這些衛生站也是由衛生署(DOH)或當地政府部門管制,但由於缺乏政府資金的支持,衛生站缺乏醫護人員,醫療水準較低,設施破舊,藥品及用品都是劣質的,使得菲律賓成為東南亞地區產婦和新生兒死亡率最高的國家之一,傳染病如結核、登革熱、瘧疾等發病率居高不下。

儘管此前政府衛生部門制定了一個國家健康保險計畫(NHIP),由政府和地方財政為民眾醫療提供專項救助資金,但不足以緩解醫療不公平的問題,未達到可持續、高品質的醫療保障體系。

PhilHealth 的成立被認為是菲律賓醫改成功的一部分,它通過政府與私人財團的合作,來為貧困人群提供全面的醫療保險服務。PhilHealth的保險費用只相當於貧困戶3% 的年收入,一般個人只用繳納1200 比索,就能享受一年的醫療保險,大病醫保報銷比例達到了85%。

社會資本PPP 模式解救貧困

PhilHealth 的運作模式即為目前所流行的PPP 模式,具體包括由政府指定許可和認證機構,構建醫護專業人員的監管框架;構建多方參與的新型社會醫療保險,對貧困戶給予一定的生活補貼;將醫療服務分包給社會資本,由社會資本購買醫療設備,引進醫療技術。資金來源為:私營部門提供36%,國家政府和地方財政提供25%,個人繳納占17%,海外工人計畫提供11%,政府雇員提供9%,社會募捐提供2%。

經過幾年的發展,PhilHealth 的覆蓋率已從開始的38% 提高到了54%,約有2000 萬菲律賓人註冊為PhilHealth會員,每年享受醫保的人數超過90 萬人次。其中,大部分會員來自NCR 和北呂宋地區,占43%,以及南呂宋島和米沙鄢群島地區,占35%。

在醫療機構與人員認證方面,已有將近2000 家醫療機構獲得了PhilHealth的認可, 其中公立醫院占37%, 民營醫院占60%,約有28444 醫務人員獲得PhilHealth 體系認證, 其中全科醫生16617 名,醫學專家11286 名,牙科醫生184 名,助產護士357 名。

正如菲律賓國家衛生研究所拉蒙.派特諾博士所說:「國家需要一個全民醫療系統,而PhilHealth 的使命恰是通過公私合營,創造一個性價比高,並且可持續發展的全民醫療、醫保體系。」

其實,PhilHealth 不僅是一個金融仲介機構,而且還具有一定的行政力。PhilHealth 正在做的工作有六個方面,一是擴大社會醫療保險,二是加速公立醫院民營化,三是控制醫療成本繼續上升,四是加強地方衛生系統建設,五是改善健康監管和藥品管理,六是提升基層公共衛生服務能力。

今後,PhilHealth 將加強菲律賓醫療資訊化建設,通過大資料運用、軟體發展、引進遠端通訊技術等形式,實現遠端醫療和遠端教學,進一步使大城市的優質醫療資源下沉,讓國家政府、地方政府、社會資本、醫療機構和基層患者,都能在PPP 模式中有所收穫。

資料來源:https://www.hea.com.tw/

廣告